我的慢飛天使──林照程&蕭雅雯

十月26, 2003 at 12:12 下午 發表留言

我深信無論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權的,是有能的,是現在的事,是將來的事,是高處的,是低處的,是別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們與 神的愛隔絕;這愛是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裏的。(羅馬書八:38-39)

“我的慢飛天使"是林照程和蕭雅雯,獻給已逝的大女兒詠晶的回憶。記念這個在外人看來似乎是咒詛的孩子,卻在照程的家中帶來極大的祝福。現任天使心家族執行長林照程與雅雯原本擁有人人稱羡的富裕生活,卻因著詠晶的到來,打碎了王子與公主的美夢。不斷的尋找醫治女兒的方法,讓他們用盡家產,最後負債千萬。夫妻兩人一路走來艱辛,如今因著上帝的恩典,讓這個家庭有了完全不一樣的改變,並且用自己的切身之痛去幫助更多相同背景的家庭,把詠晶所帶來的祝福傳遞出去!

照程的父親是公務員,由於喜愛音樂,所以他自小就學習音樂。當時學習音樂的孩子,一些來自於老師、公務人員的家庭,但更多是家庭富裕醫師、老闆的子女;所以照程心中下定決心,要靠音樂致富。兩位都畢業於台灣師範大學音樂系,照程主修大提琴,雅雯主修鋼琴。他們是郎才女貌的一對,照程善於經營音樂事業,所以婚後不久便搬進別墅。她們感情很好。在大家期待下,漂漂亮亮的女兒也出生了,家中一片歡喜,照程說:憑他們夫妻的條件,女兒不是環球小姐,至少當個台灣小姐不成問題。但是大女兒詠晶的出現,令他們從高峰滑落,生活變得苦不堪言。

在女兒四、五個月時,雅雯的母親發現女兒身體非常軟,且對外界的聲音沒有甚麼反應,到醫院經過一連串的檢查,醫師判定女兒是個智障兒。

「人人都期望我們的結合能培育出最優秀的子女,因此我們很期待第一胎的出現,產前都做足檢查工夫。」照程以前是一個滿有自信的人,醫生的報告顯示胎兒一切正常,應該是萬無一失的。可是,詠晶出生後不久,醫生從物理反應的測試發現,她竟是極重度的發展遲緩兒(嚴重弱智兒童)!

「在醫生告訴我們詠晶是智障兒童的那一刻,我看見雅雯的眼充滿憤怒。我臉上沒有表情,醫生以為我聽不懂他在說甚麼…其實我心中正在罵他,認為他判錯症,是一個蒙古大夫(庸醫)!」

原來照程不相信這是事實,多次仔細的產檢都沒發現問題,心想醫師判斷錯誤。雅雯很愛女兒,她說,我沒放棄她;雅雯就是盡力照顧,帶她就醫、作復健。

照程和雅雯本來住在台南,為了方便詠晶作檢查,他們來到台北。「那時剛好是秋天,天氣很好,是一個會令人心情愉快的季節,但我的心卻很冷…」事隔多年,回憶起當時的情境,雅雯依然印象深刻「那時我彷彿覺得,世上所有的快樂,都不會再影響我。」

第二胎也是弱智女兒
四年後,雅雯懷了二女逸華。為了確保悲劇不再發生,他們找了一位兒童優生方面的權威替胎兒作檢查。那位醫生是台灣慈濟一位很有名的院長,透過他的關係,夫婦二人進到台灣大學做檢查。「醫生說胎兒的腦袋很乾淨,因此拍胸脯保證我們將會有一個健康的嬰兒。」在萬般保證之下,照程抱著一絲希望與雅雯生下逸華,誰知她又是一名智障兒童!只是程度上比詠晶輕微些,是重度發展遲緩。

噩耗傳來,夫婦二人跌至人生的谷底。作為父親,照程只想逃避。「我不是不愛我的女兒,而是我根本不懂得怎樣去愛。我認為愛是相向的,即使我對她們說﹕『爸爸愛你』,她們都是沒有反應。」

大女兒四肢失控的行為,令到身為母親的雅雯感到疲憊、焦燥和憤怒。「有時候我會忍不住打她,但每一次我這樣對待她以後,我心裡都會很難過。有些人認為我是一個很偉大的母親,但我知道我並不是。」照程和雅雯深深明白,智障的女兒一輩子無法照顧自己,需要人家打理生活,所以他們需要賺取更多的金錢為未來作好打算。

被神棍矇騙
後來他們認識一對會通靈的夫婦,在萬念俱灰之下,便開始沉迷鬼神問卜。出門要走甚麼方向、甚麼時候到公司開門等等,都要先尋求「神明」的指示。「神明」解釋,由於照程和雅雯學音樂,與兩名女兒「相衝」,導他們有智障的問題。夫婦二人愛女心切,因此放棄了音樂的事業。

照程和雅雯接受神明的「指示」,決心轉投傳銷事業,首先花了數百萬新台幣,向這對會通靈的夫婦買了一個他們所發明的傳銷專利。後來,神明又「指示」,他們要在某些指定的日子匯數百萬新台幣給這對夫妻。結果不到半年,孩子並沒有轉好,但夫婦倆已花上數千萬台幣,家財散盡之餘,還欠下巨債。由於不斷向人借錢,他們失去所有的朋友。

山窮水盡遇到主
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他們已走投無路了。作為一家之主,照程開始心生自殺的念頭,想與兩女兒同歸於盡。就在這個時候,他因為借錢的原故接觸了一對基督徒夫妻,就是師範大學的老師聶中興及賴念華。「如果有人向我借錢,我通常都會拒絕。但那天我有感動要借錢給他,和邀請他到教會。」照程於是接受了賴念華的邀請,和雅雯到了教會。

在敬拜當中,敬拜隊不斷重覆地唱一句歌詞:「將憂慮卸給祂,祂顧念您」。在模模糊糊之間,照程彷彿聽不到有任何人聲。「我只聽到旋律,和一把很慈祥的聲音對我說﹕『孩子,你回來吧,我等了你很久,把憂慮卸給我吧。』」他十分驚訝,立即睜開眼睛,但眼見四周無人,又閉起眼來,心裡想:「我已經扛不動了,甚至打算就此了結餘生,如果真的是有一位神的話,我願意把憂慮卸給袮。」照程立時抱頭大哭。

在學校中,有一位物理治療師為逸華作檢查。他告訴雅雯說,逸華有感覺和觸覺上的障礙,令雅雯十分難過。在回家的路上,雅雯心中突然生發一個念頭﹕「只有神明白我們的痛苦,只有祂可以幫助我們。」就在這一刻,雅雯決定受洗加入教會。「我求神把祂的眼睛放在我裡面,令我不再看待她們如殘障兒童,而是看她們為我的祝福。」
 
化咒詛為祝福
詠晶現在已經十四歲了,仍是不會說話和走路。「當我回家的時候,我看見她對我笑,我認為這就是愛。」照程笑言,信主以後,他變成了一個「愛哭」的男人。「我以前不會流泪,因為我是家中最後一堵牆,我可以在誰人面前流泪?但現在,每當神的愛充滿我的心,我的眼泪流下來。」

信主後,照程和雅雯在台灣和亞洲各地舉辦音樂佈道會,以大提琴和鋼琴演奏詩歌,見證神的大愛,安撫了無數絕望的心靈。有一次在馬來西亞服事時,當地的牧師告訴他們,有一位會友的親人患了末期癌症,他的兒子向他傳福音,他都拒絕。直到有一次,他夢見邪靈,於是向神祈禱。邪靈立即消失,他彷彿身處天堂,並聽到一些很美妙的音樂,心中有很大的平安。後來他發現這些音樂,原來就是照程其中一張鐳射唱片(CD)中所演奏的詩歌!這對照程來說,是一個很大的鼓勵。

照程認識有一個未信主的人,因為患了躁鬱症而常常失眠。現在這位朋友一邊播放他和雅雯演奏的詩歌,一邊入睡,醫好了失眠的問題。「另外,我又認識一位離開了教會的弟兄,他在一間書房內聽到了我們的鐳射唱片(CD),又看了我們的文字見證,深受感動,於是重返教會。」

照程說:「在灌錄第一張唱片時,我們正面對經濟上最惨澹的時期。很多人建議我們租用某某的錄音室,或邀請甚麼名家編曲,我們都沒有照著做。後來唱片的銷量很好,出乎很多人的意料,我們認為是神作工,也增強了我們的信心。」他們第五張的唱片快將推出了,唱片事業的成是神的工作。

信主一年後,雅雯再度懷孕。當三女兒美恩從產房被抱出來的一刻,大家的眼充滿期待,她下來了–她是一個健康正常的嬰兒!對林氏夫婦來說,美恩是一個「神蹟」,是從神而來的天使!

三年前,他們在台灣成立「天使心家族」,目的是要安慰那些與他們類似的家庭,令他們也可以堅強起來。照程和雅雯觸動心弦的見證,往往令到參加佈道會的人熱泪滿面。除了四出舉辦音樂佈道會以外,他們也提供兒童醫療和成人心理諮詢服務及講座。上帝藉著她的生命照亮了許多人的生命,她的琴聲也感動、撫慰了無數的心靈。在人生的戲碼上,上帝給了她一個更美的舞台。

文:蕭雅雯
為了這兩個孩子,我們不只找名醫、名師,也開始嘗試民俗療法、算命、通靈,心理不僅沒有得到撫慰,還因此導致新台幣兩、三千萬元的負債,這雖然是十幾年前的事,但一幕幕都還深刻地印在我的腦海中。還好,慈愛的上帝就在這個緊要關頭介入了我們的生命。

詠晶、逸華漸漸長大,也從原本以為單純的發展遲緩,轉變成多重障礙的孩子。尤其是詠晶,因為智力發展的嚴重障礙,以至於她一直都有所謂的「自我刺激行為」,多年來我費盡心力想要改變她,慢慢地,卻發現自己對她的愛與耐心,居然一點一滴地消逝殆盡。禱告中,我總是祈求上帝來醫治她(希望她變成正常人)、改變她(這樣我才會快樂),直到有一天,我連禱告都失去耐性,脫口而出的是,「神啊,如果你覺得她這樣很好,你都不會生氣,那就把我變成跟你一樣。」幾天後,當我看見詠晶坐在客廳不斷咬自己的手、磨牙發出怪聲、搖頭晃腦,突然意識到自己怎麼沒發怒?接著我恍然大悟,想起自己幾天前是怎麼跟耶穌禱告的,原來,這樣的孩子在上帝眼中真是好的,有問題的人好像是我自己。而我為她們的禱告,其實又是那麼地以自我為中心。繞了一大圈,我終於體會到,孩子其實是我生命的導師,在與她們互動的過程中,我認識了自己在健康的外表底下那狹隘又缺乏耐性的心。還好,這樣的體認永遠不嫌晚,改變了眼光就改變了家庭氣氛,過去對他人反應的敏感度也消失了。詠晶、逸華隨著父母的改變,生活更為多采多姿,全家一起出遊、上館子、逛百貨公司,期待外界接納我們的孩子之前,我們必須學習讓孩子融入社會。

一九九七年全家接受信仰的洗禮,奇妙的上帝在隔年賜下一位健康的女孩,我們為她取名叫美恩,實在是意想不到的美麗恩典。回想她剛出生第四天回到家時,突然間專注地轉動眼珠,彷彿可以感受到環境的改變。兩個月大開始對我們笑、之後軀幹開始硬挺起來,可以坐、可以爬,不到一歲就會開口叫爸爸,每個階段都帶給我們十足的驚喜,終於知道一個健康孩子的成長所帶給家庭的感覺是多麼快樂。

詠晶在二○○五年三月,於睡夢中安靜地被主接去,比我先到主那裏得享安息,全家人走過一段傷痛的日子。就在我們逐漸習慣家中只有兩個孩子的生活模式後,非常驚喜地,在二○○七年夏天,我又生下一位漂亮妹妹奕恩,美恩、奕恩雖是一般的孩子,但養育她們仍有不同的挑戰,如何幫助她們接納自己的姊姊,另一方面又不影響她們發展出各自的道路,真不是容易的事。但值得感恩的是,我有一位與我價值觀相同的丈夫,也有一位愛我們全家的天上父親,讓我可以一步一步地走下去。

憂傷的靈使骨枯乾,喜樂的心是良藥。擁有這樣特殊的孩子並非註定失敗,也不必一輩子都活在痛苦、憂愁的深淵,我們仍有盼望,還可以成為眾人的祝福,讓我們一起珍惜、尊重上帝所造的生命,所有生命都是有意義的。

廣告

Entry filed under: 其他文章. Tags: , .

林文良牧師就任詞(2003.10.19.) 林照程見證〈下半年度福音主日詩歌見證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rackback this post  |  Subscribe to the comments via RSS Feed


訂閱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