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一月, 2007

獻感恩祭

講師︰林文良牧師 經文:詩一一六:16~19

詩篇一○三~一一八篇涵蓋許多有關讚美及感恩的表達語句,而在這些詩篇當中,讀者受鼓舞去感謝上帝。人們總以為奉獻金錢或擺上什一奉獻才是獻上上帝所喜悅的祭,但有多少人認定從心裡誠心表達感謝也是一項上帝所喜悅的祭?!

今晨我們所讀詩篇一一六:16~19,可與12~14節對照一起看:「上主賜給我的一切厚恩,我要怎樣報答呢?我要向上主舉杯,感謝他的救恩。我要在他子民的聚會中向他還我所許的願。」詩篇作者這位受恩者除了向上帝表明為著得救的恩典領受生命的喜悅以外,亦為此表達生命的行動力。因此,他連連好幾次用「我要」(13、17、14及18節)作為決志心願。每一位蒙恩的人首先要有這樣的一個心志,不只知道要感謝,也要去回報上帝的厚恩。

上帝祂喜悅我們獻上感謝為祭,用感謝為祭尊崇祂。今晨我們教會藉著一年一度所舉行的感恩節禮拜,讓我們共同向上帝獻上感恩的祭!

首先,我們能夠為著雙親感謝上帝,他們為子女的付出無以估計因為有我們各人的父母,才有今天的我。我們能夠為著夫妻關係的另一伴來感謝上帝,因著對方而滋潤婚姻,共同解決家庭所面對的難題。我們能夠為著朋友感謝上帝,因為朋友是上帝對我們的祝福,你有否感激他們能夠成為你的好朋友呢?我們能夠為著許多幫助者來感謝上帝,有的是家裡的人、有的是身旁的幫助者,也有許多曾幫助過我們卻一直未加以查覺的人,都要一併感謝!

當各位向上帝獻上感恩禱告的同時,也讓我們對那些凡祝福我們的人表達感激,無論是藉著一通電話、藉著一封感謝函或藉著一句感謝詞,都可表達我們的感謝之意!你想改善和家人、和同事、和同工之間不和諧的關係嗎?最簡單又容易做的方法就是心存感激,多說聲謝謝,多說一句讚賞的話,都會改善家庭、工作單位、教會的氣氛。

前幾天在蒐集十二月號北中月報蒐集各教會消息的時候,打開三芝教會寄來的mail,看到了這樣的一段話:「林牧師平安 ,祝你凡事興盛身體健壯 ,正如你的靈魂興盛一樣」。這真是一句感恩節最佳的感謝祝福話!有時候,我們認為別人替我們做事是理所當然的,殊不知他們乃是因著上帝的愛為我們代勞的!

其次,我們能夠為著日常生活中足足有餘的物質所需感謝上帝。最近台灣社會和世界各國社會一樣都受到石油上漲及物價波動的影響,民眾生活成本明顯加重,造成生活壓力。我們聽到許多諸如「活不下去了」負面的聲音,當然矛頭也紛紛指向政府、怪咎政府、責備政府官員。為什麼會這樣呢?

其實一般人和基督徒很不一樣的地方在於平時沒有感謝的習慣,我靠我雙手所賺的吃飯,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基督徒每逢吃飯之前要「謝飯」(Say Grace),「謝飯感恩」已經成為我們生活中一種自然而然流露出感恩的方式及習慣。

試想,我們每一天所吃的食物若沒有造物主所賞賜的陽光、空氣、雨水及土壤,地上的五穀及蔬果如何生長?我們之所以感謝不光是為著手裡的200元到頂好超商去換一袋的生米來感謝(若此,感謝會變得很淺薄、很形式化!),我們感謝是為著造物主的造化萬物的作為,以及為著造物主賞賜我們生命氣息去生活來獻上感謝的。各位,一個人再怎麼會賺錢,也無法用錢買雨水、買陽光、買空氣;你再怎麼會賺錢,也無法用錢買生命、買健康!

請注意,主耶穌拿起餅和魚的時候,他仰望向天父上帝謝恩,然後擘開它們分給門徒們。在最後晚餐,他拿起餅、拿起杯,獻上感謝,交給門徒們。這是耶穌平日的生活方式:「飯前感謝」。事實上,今日台灣所缺乏的不是「吃穿用」的物質,台灣人所缺乏的是不再看到感恩之處,不再能體會感恩之情!

最後,我們能夠為著凡事感謝上帝,不僅為著人、為著物,更要為著凡事來感謝。人生真地無處不感恩。我聽過下述很有意思的話:「懂得感恩的人,他的人生是彩色的;不懂得感恩的人,他的人生是黑白的。」、「一個會感恩的人是恩上加恩,而不知道感恩的人則是雪上加霜。」一生從不為著人、為著事物心存感激的人,休想他會凡事感謝。

在這世上有許多事情因為太平凡,我們反而不知道它們的平凡。你有否為著健全的雙手雙腳、雙眼的視力、雙耳的聽力、好的牙齒及胃口、晚上好的睡眠、不錯的反應及記憶…等等感謝過?許多看似平凡的事物,其實一點都不平凡。每一樣上帝所賞賜的器官都何等寶貴!

寫了一本有關納粹集中營大屠殺真實經過的一本書《隱密之地》(The Hiding Place)的作者彭柯麗(Corrie ten Boom),這本書裡面有一篇很出名的長篇故事,叫作『密室』(The Secret Room),提到彭柯麗與她的大姊碧西(Betsie)被遣送到賴文集中營(Ravensbruck concentration camp)的第28號房間管束,結果沒想到房間裡面佈滿了跳蚤。

彭柯麗的大姊很有信心,在禱告的時候,不但為許多的事情感謝上帝,甚至還為著那些跳蚤而感謝。彭柯麗很反感,表示其他的事物還能勉強同意,只是為了跳蚤怎麼也感謝不起來。她的大姊解釋說:「凡事都在上帝的管轄之下,祂所安排的都是好的,上帝不是要我們凡事感謝嗎?」經過七個月以後,在一次偶然的談話中才知道那些監視員之所以不來他們房間巡視的原因,竟然是因為她們房間的跳蚤太多。否則彭柯麗和大姊便不可能私下擁有聖經及擁有讀經的自由。

請聽詩篇作者之所以表明他要在聖殿裡向上主舉杯、在耶路撒冷的聚會中向上主還願及向上主獻上感恩祭來讚美耶和華上帝的緣由,是出於他深刻蒙恩的經歷,體驗了上帝對他生命的拯救。一個生命蒙恩的人,必然有一個凡事感恩的人生。

廣告

十一月25, 2007 at 7:57 下午 發表留言

屬天國民的塑造

講師︰林文良牧師 經文:腓一:27~30,三:20

腓立比書這封監獄書信是保羅所寫所有書信中最溫馨的一封,因為在這封寫給他所鍾愛的教會的信徒的書信中,除了分享令人振奮的真理之外,更流露出感恩、喜樂及衷愛之情。保羅一再表示在他宣教過程中,信徒對他所表現的愛心及支持。

講到腓立比教會,可說是源自保羅順服馬其頓異象的呼召(徒十六:9~10),他離開亞西亞省進入馬其頓省,在這裡建立歐洲的第一間教會,也就是腓立比教會。後來,保羅曾兩度重回此地(徒廿:1~6),便可以知道腓立比書充滿他們彼此之間喜樂交陪之情。

「腓立比」的地名是取自亞歷山大皇帝之父「腓立」(Philip),這個城市是主前42年亞古士督皇帝重建作為羅馬帝國的殖民地。因此,居住在腓立比的民眾只要他們居住在羅馬帝國的領土上,便得以享受羅馬公民權,安享一切合法的權益。不過,從今晨這兩段經文看來,保羅提醒腓立比教會眾信徒具有兩種不同的身份。

事實上,他們真正的公民身份是屬天國度的,不只是屬地國度的。保羅在此不是自找麻煩,要他們忽略這種屬地國民的本份,而是要挑戰他們體認與上帝國及上帝國工程之間那種獨特的的關係。換句話說,保羅勸勉眾信徒雖生活在腓立比這個外邦的城市當中,卻要活出屬上帝國聖潔國民的身份及樣式。

那麼,保羅要他們如何做呢?第27節的「khiā在」(台漢本)、「站立得穩」(和合本)、「堅定不移」(現修本),這個動詞源自名詞「stethos」(胸膛之意),中文好比「雄糾糾、氣昂昂」、「鶴立雞群」的意思。保羅要昔日及今日的眾信徒如何站立得穩固呢?從經文裡,我們得以知道保羅要他們從不同的幾個層面站立穩固、堅定不移,成為屬天的國民───

一、保羅要他們同有一個心志站立得穩(一:27):

當日的腓立比教會正面臨一項危機,即教會內的分裂或不合一,

教會的見證遭致威脅。請注意,保羅在第三章警告那些分離者(1~21節),還有警告那些律法派、非律法派及自由派的人士。保羅用極銳利的口氣指責那些假師傅,使凡跟隨他們的人誤入歧途。舉例而言,保羅稱當日自由派的人是「基督十架的仇敵」,他們雖承認十字架的利益,但在他們的生活中卻否定十字架的能力,自取沉淪(18~19節)。

因此,保羅勉勵腓立比眾信徒同有一個心志站立得穩。保羅形容自己是競賽場上的運動選手,卯足全勁一心一意奔向眼睛所注視的目標。

在上週四(15日)的新眼光靈修讀本有關「信仰核心是什麼?」 一文裡,作者講了一句很對的話:「沒有勇氣來堅定自己所相信的,我們就會隨波逐流,無法在信仰上定根。」請聽保羅對所有教會都是同樣的勉勵:「你們大家都藉著『信』跟基督耶穌合而為一,成為上帝的兒女。你們受洗跟基督合而為一,正像穿上基督,有他的生命。不分猶太人或外邦人,奴隸或自由人,男人或女人,在基督耶穌的生命裡,你們都成為一體了。」(加三:26~28);「以和平彼此聯繫,盡力保持聖靈所賜合一的心。惟有一個身體,惟有一位聖靈,正如上帝呼召你們來享有同一個盼望。惟有一位主,一個信仰,一個洗禮。惟有一位上帝,就是人類的父親…….。」(弗四:3~6a)

不知我們當中的信徒兄姐是否有過類似的感嘆:「我一生成為基督徒當中,好像都沒有經過大風大浪,只有平平淡淡地過基督徒的生活。不像某些人有被聖靈充滿、被聖靈擊倒的信仰經歷,好轟動喔!不像某些人開口閉口都在用方言禱告,與上帝交談,真是屬靈啊!像某些人簡直是先知,滿口預言,能夠講出別人的未來,頭頭是道,超羨慕的!」

我願各位不必自嘆或自責自己沒有類似所謂「三層天」 的經驗,不過,請各位再次回歸聖經的話語保羅的教導:「最重要的是:你們的生活應該符合基督福音的要求………抱著共同的目標,堅定不移,同心協力為福音的信仰爭戰。」(一:27;現修本)

二、保羅要他們為著抵擋敵對站立得穩(一:28):

在主後四、五十年代的初代教會時期裡,在希羅神話的崇拜的時空之下,保羅來到了腓立比傳講一位被釘在十字架上後來死裡復活的救主,是一項不容易的任務,特別在當時有著普遍流行的事物。在當日偶像和廟宇到處充斥下,許多廟宇為著既得利益、為了反對而反對任何形式的宗教。因此,要傳揚耶穌基督、要發揚基督教,是何等不容易的一件事啊!

前不久,儒教團體表示他們不是偶像崇拜的宗教,無所謂有拆除孔子雕像的必要。但是,孔子的確是一位主前6~5世紀曆史上的哲學家,他是過去的一個人物,儒家信徒就是把孔子這一位歷史人物神格化,尊他為「聖」,予以崇拜他。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曾長時間擔任孔孟學會理事長的陳立夫先生公開主張不可以稱「聖」誕節 ,要稱「耶」誕節,因為只有孔子才配作「至聖」,耶穌不是「至聖」。這種「崇孔詆耶」、反客為主的行徑,基督徒必須去抵擋這樣的敵對勢力,站立得穩!

三、保羅鼓舞他們甘願為基督的緣故而受苦(一:29):

如果保羅純為鼓勵腓立比眾信徒吃苦受苦的話,是沒有什麼稀罕的,因為所謂的「苦行法」是世上最古老的方法,無論是佛教、印度教、耆那教………等,都藉著各種方法去實行受苦,苦楚信徒的心志。不過,世上宗教受苦的目的無不是為著能除去罪孽。他們受苦通常分成兩種如下───

1. 思想上的受苦:

用全部精神去思想人生問題的解答───例如:世界萬物如何生成?人類來自何處?我從哪裡來的?有許多人因而想到精神崩潰、恍惚而死。

2. 肉體上的受苦:

以禁食不斷鞭打自己,摧殘自己的肉身,因為他們認為自己的身體是修道最大的障礙,必須給予凌辱才行。

然而,保羅要我們受苦並不是為著減輕罪孽,而是為著基督。「十字架」是我們的救贖信仰及委身於上帝旨意的記號。那些凡真正跟隨主的人乃甘願去承受耶穌基督所受的苦難。

保羅語帶智慧與愛心,以積極樂觀的態度命令腓立比教會眾信徒同有一個心志站立得穩,為著抵擋敵對站立得穩,並且甘願為基督的緣故而受苦。保羅向當日教會信徒說話,今日也同樣向我們教會信徒說話。

十一月18, 2007 at 8:40 下午 發表留言

物質祝福的法則

講師︰李念恩老師 經文:林後九:6~10;路六:38

捨得撒種,收成豐盛

林後九:6說:「少種的少收,多種的多收」,這話是真實的!這句經節讓我勾起小時候的回憶:我的父母是種田的,有一次我到田裡幫忙,媽媽給了我一包蔬菜種籽,叫我去撒種。那時候,我心想不要太浪費,每個地方大概有灑一些就好了,撒完後就跑去跟媽媽交差,把剩下的種籽交給她。媽媽跟我說,你手上怎麼還有那麼多的菜種,這樣不行啦,要把全部的種子撒完才可以,否則這塊田地長出來的水菜會很少,白白浪費土地。我這才瞭解,種子只要撒得多,收成自然就多,種子撒得少,收成就少。

聖經上有很多地方提到種與收的原則。創八:22記載當上帝救挪亞脫離洪水之災後,「大地尚存之日,播種、收割,寒暑、冬夏、白晝和黑夜必然循環不息。」表示只要仍有白晝黑夜,種與收的原則就依然不變。這不僅應用在農事上,每個農夫都知道,若撒種在好土裡必然收成,它也應用在生命的每個領域中。

耶穌說:「要給人,就必有給你們的。」我們給人是出於對上帝的愛,因順服上帝而給,絕不可期待從人那裡獲得回報。保羅說這也可應用在金錢奉獻上,期待有很好的收成。那麼,要如何才能有更好的收成呢?那就多多撒種吧!

捐得樂意,蒙神喜悅

我們期待從上帝得到很好的收成,上帝的道挑戰我們期待多撒種就多收成。此外,我們應該歡歡喜喜地撒種,奉獻者的生活是跟上帝的心意非常靠近的,祂喜悅捐得樂意的人,因為祂自己就是樂意付出的。上帝把獨生愛子耶穌給了我們,把永生賜給我們,祂是慷慨大方的給予者,厚待凡求告祂名的人。「其實並不分猶太人和希臘人,因為大家同有一位主;祂厚待所有求告祂的人。」(羅十:12)上帝是付出的上帝,祂希望我們也作一個付出的人。

撒種多多,賜種多多

在9~11節裡,上帝講到撒種的人,無疑地,「種子」是指金錢。請看5~8節,上帝應許把種子加給我們,我們就是撒種的人!凡願意將所領受的播撒出去,上帝必供應他種子。

上帝想要祝福祂的每一位兒女,但有時候我們會覺得奇怪,好像並沒有看到祂的祝福。原因之一是我們把種子留給自己,沒有去播種。我們若儲藏,就會失去;若把種子撒出去,必有收成。這並不表示必須把所擁有的全部撒出去,有一部份的種子是要作「食物」的,也就是要滿足我們自己的需要,其他部分則要撒在田地裡。

這可說是最敏感的一個領域了,信徒若談到錢常會遭人譴責。世人雖是為錢而活,我們基督徒卻是為主而活,用金錢撒種,擴張上帝的國度。我們並不利用上帝來富裕自己,乃是運用金錢使認識上帝的之事散播出去,兩者大不相同。世人寧願教會貧窮,自己富足,但上帝希望所有的信徒富足,好讓每一位都能自由地為各樣善工奉獻。當基督的肢體在財務上獨立時,福音的傳揚就沒有任何限制。

慷慨施捨,生命富足

保羅以兩章經文論及財物、金錢與奉獻之事,其中提到這個美好的應許。此處不是講屬靈的經歷,保羅是在討論金錢,鼓勵哥林多信徒增加奉獻。保羅求上帝使他們多多撒種,多多收成,鼓勵他們樂意奉獻,因為多給就多得祝福。奉獻金錢是有福的,因為大能的上帝能夠確保我們有足夠的金錢,多多奉獻為做各樣的善工。

這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上帝絕不會因為你奉獻太多而變窮,世人是因存錢才有錢,上帝卻要我們給就必得著。這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方式,一邊是基於自私,一邊是基於愛心與信心。只要我們肯給,上帝一定確保我們在任何情況下都能夠撒種,且是豐豐富富地撒種。

上帝的用意是要我們能夠自由地奉獻付出,過著因感恩而將上帝豐盛的祝福慷慨奉獻的生活型態。這和典型非基督徒的貧窮心態剛好相反。豐富並非拜瑪門(金錢),而是我們能夠自由地、充滿愛心地委身奉獻。謹記捐得樂意的人,才是上帝所喜愛的!

最後,我要分享一則親身經歷的見證,述說我如何經歷上帝的奇妙恩典。我是第一代的基督徒,當我考上台神時,感到非常興奮也非常擔心,因為我知道如果讀神學院,家裡必不資助我任何金錢,不過我的心裡卻強烈感受到上帝的呼召。在這樣的情況下,我決定順從上帝的旨意,踏出信心的一步:完全相信祂會供應我!

在我要上台北的前一個禮拜天,上帝感動我奉獻一筆金錢,這筆錢剛好是我身上所有的錢,我清楚上帝是富有的上帝,所以我就把這筆錢奉獻出去了!就在我要上台北的前兩天,身上沒有任何錢,忽然卻有人指名為我奉獻,而奉獻的金額剛好是我所需要的學費跟我膳食費用的錢。此外,還有一位教會的姐妹為我做了一袋的小餅乾,使我非常感動,感受到上帝真是耶和華以勒的上帝,祂為我預備一切所需用的。

當我在讀暑期英文班的時候,剛好有一個機會去參加了一個特別的聚會。在聚會當中,上帝再一次挑戰我的信心,要求我為這場聚會奉獻一筆錢,這筆錢剛好是我在語言班膳食費用的錢。我的心裡開始跟上帝說如果我奉獻了,我身上就沒有任何錢可以吃飯了,而且這個暑期班還有兩個禮拜的課要上。不過上帝卻沒有說任何的話,最後我改變我的心態,再次喜樂地把這筆錢奉獻出去,因為我相信上帝將會給我更多。之前,我從未奉獻過這麼大筆的金額,聚會結束後,我告訴自己上帝是耶和華以勒的上帝,祂一定豐豐富富地滿足我的需要。

特會結束回到神學院後,我開始盤算我要吃什麼,剛好看到我的餅乾還沒吃完,於是我就把這些餅乾分一分,當作我每天的早晚餐來吃。隔天早上,就在我吃第一份餅乾的時候,發生了一件奇妙之事,當我把一餐份餅乾(兩塊)吃下肚的時候,我發現肚子竟然不餓了,這真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卻真實地發生在我身上,且持續不斷地發生。

就在我吃幾天之後,竟然忘記把蓋子蓋上,隔天卻發現罐子裡面已經爬滿了螞蟻,那時我的心裡開始難過了起來。不過,當天下午我收到了一封掛號信,當我打開的時候,裡面裝著兩千元,我整個人高興到跳起來,上帝的恩典總是滿滿的,令人無法測度。也因為這筆錢,我安然渡過了整個暑期英文班,也回到屏東家裡去。可是,後面還有一個更大的祝福在等著我。

在開學前的一個禮拜,我所欠缺的學費是五萬多元,那時我身上的錢只有一千多元。當我跟上帝禱告後,也將這樣的消息告訴教會的弟兄姊妹,隔天,開始陸陸續續有人為我奉獻,直到我要上台北的前一天,我看了一下我的戶頭,還缺少兩萬多元。於是我再次跟上帝禱告:「供應我一切的上帝阿!我明天就要上台北了,但是目前我的學費還缺少兩萬多元,求祢幫助我!」禱告完我就睡了。

隔天早上,在我要出門的前兩個小時,我再去查詢一下我的戶頭是否有足夠的錢可以繳學費時,我憑著一顆相信的心,將我的提款卡插入提款機,輸入密碼,按了餘額查詢,列印出明細表,注意看一下明細表上面所寫的顯示金額,當我看清楚金額時,我就立刻大喊哈利路亞!讚美主!上帝的應許是永不落空的,因為所顯示出來的金額居然是我所需要的學費再多一點點!

每當我慷慨奉獻給上帝時,我總是從上帝那兒領受更大的祝福,使我在各項事情上都充足有餘,所以上帝真的是一位又真又活的上帝。各位兄姐,只要你願意撒下信心的種子,上帝就會將各樣的恩惠多多加給你們.使你們凡事常常充足,能夠多行各樣善事。

十一月11, 2007 at 8:44 下午 發表留言

興起祈禱的事奉

講師︰林文良牧師

經文:約十四:14;路十八:1;來七:25

有一次清晨途中,無意聽到一位年長的婦人向旁人說:「最近僵硬的雙腿因為有運動之後,已經較能夠伸展自如了!」倘若這位婦人越不走路,雙腳肯定愈來愈退化,這是自然的道理。一個貧血的人倘若因為沒胃口而越來越少吃或不吃的話,其結果可能導致急性貧血症,陷入死的險境。我聽一位老師說她下班在學校大門口不小心跌倒而骨折,後來才知道自己得了骨質疏鬆症。一個骨鬆的人倘若越不補充鈣或不運動,骨骼自然更鬆弛容易折斷。

身體是需要鍛鍊的,就好比一個身體健康的人,他的肺需要足夠的氧氣,他的體內需要足夠的血液。同樣的,一個靈性健康的人,他需要有足夠的祈禱。改教家馬丁路德曾經說過:「作為一個基督徒,倘若不禱告的話,簡直就像人活著沒有呼吸一樣。」神學家 I. Larranaga在他的《發覺上帝隱藏的臨在》一書裡強調:一個人愈禱告,就愈要禱告,並愈發覺上帝與他同在,反之,一個人愈少禱告,就愈覺得不需要禱告,並愈感覺不到上帝的同在。

我們常聽到這樣的話:「有禱告有力量,多禱告多有力量,不禱告沒有力量。」這是千真萬確的經歷!換句話說,當我們多與上帝會面作禱告的時候,就多感到上帝的同在,越不禱告的人就會感到生活中沒有上帝,因此不再需要禱告了。要知道,這樣的人很危險,說他靠自己不靠上帝也不為過!這樣的道理無人不懂,卻常把它當作耳邊風,甚至還特地為自己編了一堆不禱告的藉口。

也許你會認為牧師今天的信息又在做強迫的工作(洗腦),然而事實上,大部份的人的藉口豈不是:「沒時間,太忙啦!」要鼓勵忙碌的人們禱告需要有相當的敏感性,我不喜歡把禱告當作一種要求或強迫,否則大部份的人會畏縮不前,認為有空才盡一點心力。有一位聖公會的修士名叫馬丁‧史密斯,提供我們一項禱告的秘訣:就把禱告想像成學生的蹺課、上班族的蹺班、當兵的摸魚一樣,從工作中有一段蒙受祝福的休息時間(tea break、coffee break、prayer break)。

每一個人從早到晚都帶著一張面具與人接觸,但是每當我們做個人禱告的時候,便摘下我們的面具,在全然認識我們的上帝面前找到真正的自我,及我們的需要。在整本聖經裡,那些為上帝完成大事的人,常是那些在禱告中付出時間的人。

有一位基督徒的領導者說到他在大學時代曾聽到一位講師的問題,改變了他的生命。這個問題是:「你們當中有哪些關心上帝旨意的人,一天花五分鍾去祈求上帝向你顯明祂的旨意?」

這位基督徒的領導者說:「當時我聽到這樣的問題,好像有某個人掐住我的喉嚨! 那時候我所關心的是畢業後我該做什麼。我的心志氣餒,試著要猜想出上帝的旨意。除了一件事沒去做以外,什麼方法我都試了,那就是進到上帝面前求祂向我顯明旨意。」各位,這就是禱告的關鍵,禱告不該是想從上帝那裡得著什麼的一條易路,禱告是要成為上帝所要求的樣式的惟一一條路。

兩年多以來,使徒行傳查經系列終於在上個月結束了,本週三晚開始新一階段祈禱會的主題學習:「從主禱文學習操練禱告」。藉著本主日講壇信息的的呼籲,勉勵眾信徒能夠以禱告來服事教會、興起教會。今天教會不能復興、事奉乏力,乃肇因於禱告的不足,缺乏從聖靈上帝來的力量。這樣的話也許不中聽,但我還是要講,我們常常用太多時間與人聊天,卻沒有一點時間與上帝說話。沒有禱告的教會,一定是沒有生命的教會,甚至說不像個教會。沒有禱告的信徒,一定看不出他的生命來。

馬丁路德看出禱告是生命力量的來源,他說:「禱告是我終生最要緊的職事,只要我一天忽略禱告,我就失去大量信仰的火熱!」我相信你我都可以深刻感受出來這兩者有什麼樣的不同───以自己的力量去事奉上帝、以祈禱去事奉上帝。從教會歷史顯示:有禱告力量的時期,就是有上帝大能的時期。

我要告訴各位怎樣參與禱告的事奉,我真地很盼望每一位信徒每一個禮拜當中能夠參加至少兩次的聚會(一次真的是不夠)──主日禮拜及週間祈禱會,因為在這些聚會當中參與集體性固定型態的祈禱(即公禱的事奉)。也許你會多一次的時間參加團契聚會,不過畢竟團契聚會的型態比較不一樣。

除此之外,你應該也要有不固定型態的祈禱,舉例來說,你在週六晚上到主日禮拜開始之前,也可以用禱告來預備事奉,不只為自己的事奉禱告,也要為牧師、為司會長執、為事奉人員、為會眾、為主日禮拜的進行禱告。遺憾的是,許多信徒週六晚上的預備心禱告的時間,常被電視扼殺了,結果禮拜六晚上的睡眠時間延後,主日早上起床的時間也跟著延後,最後落得趕著去做禮拜的下場!

各位兄姐來到教會在禮拜還未開始以前,會眾應當以安靜默禱祈禱的態度來預備心做禮拜,為著主禮者與司禮者的事奉禱告,為著聖歌隊的事奉禱告,為著主日學老師的事奉禱告,為著所有會眾的事奉禱告。我的意思是當信徒以禱告來事奉教會時,是必須分別自己,付出時間及心力的。

事實上,帶動整個教會的禱告這樣的事奉聖工不是全權落在牧師身上,既然禱告是一項恩賜,那麼牧師就不一定是這方面的專才,許多信徒他們的禱告都比牧師傳道人更有恩賜。因此,教會需要這些對禱告有恩賜、對禱告有負擔的人起來帶動。

美國德州的奧斯丁有一間聖公會教堂,叫作聖大衛堂。這間教會的主任牧師雅各巴瑟,我提出該教會的禱告事工,可以供我們教會參考。他們教會有一個祈禱團,是由一位老姐妹所發起的,他們每星期相見一次,把從主日收集起來的「代禱卡」【「代禱請求」(Prayer Request)】分配給祈禱團的團員,他們除了在聚會中為那些「請求代禱者」代禱以外,還把分配到的「代禱請求」帶回家去,每天為著他們禱告。

這間教會還有另一項出人意外的禱告事奉,那就是他們召開牧區會議的時候,不光是開會議事而已,最後還有禱告的時段,每位牧區會議員被要求為著五位會友代禱。因此,在召開牧區會議之前,他們必須先和五位信徒聯絡,並瞭解他們的近況及需要。類似這樣的禱告事奉是需要信徒兄姊來帶動的!

去年十一月12日我有機會為神學院紀念主日到建成教會講道請安,我看到一位弟兄在禮拜堂裡帶領會前的禱告會,預先到教會的信徒就參與在禱告會當中,按照主理者所提出的事項,以及為著所有的事奉者逐一禱告。後來我才知道這會前禱告會是由那位主理的弟兄發動的。各位,千萬不要忽略你我任何一個人對禱告事奉的參與,每當做禮拜之前或許是為主日禮拜默禱三、五分鐘,都會感動上帝、感動人的!

這使我聯想起一位曾在印度宣教的宣教士「禱告的海德」(Praying Hyde)所說過的一句話:「當我禱告的時候,上帝就在我的手肘邊,站在那裡好隨時應答我,而我有信心,期待上帝祂做大事。」

列位兄姐,我們的教會與現代的教會需要更多像這樣的事奉者,藉著禱告讓上帝來助一臂之力,來復興上帝祂自己的工程。

十一月4, 2007 at 8:49 下午 發表留言


訂閱